<progress id="7jdpz"><del id="7jdpz"><font id="7jdpz"></font></del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em id="7jdpz"></em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7jdpz"><var id="7jdpz"><mark id="7jdpz"></mark></var></menuitem><em id="7jdpz"></em>
            <dfn id="7jdpz"><listing id="7jdpz"><delect id="7jdpz"></delect></listing></dfn><rp id="7jdpz"><menuitem id="7jdpz"><form id="7jdpz"></form></menuitem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7jdpz"><dfn id="7jdpz"><font id="7jdpz"></font></dfn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7jdpz"></em><nobr id="7jdpz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資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球芯片業整合不停 中國成為芯片強國迎絕佳時機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3-09 12:56:4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|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量:8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號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+ A- A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過去幾年中國在芯片領域的進步有目共睹,但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差距依然不容忽視。從技術上看,目前國內芯片主流制程技術是28納米,而國際最先進的技術是10納米乃至7納米,中國在技術上差距還是很大。例如,總投資高達約1600億元的“長江存儲”集團的主要產品為當前最熱門的3D閃存,預計到2020年形成月產能30萬片的生產規模,到2030年形成每月100萬片的產能。必須看到,芯片技術迭代發展迅速,等到我們的產能投資到位,技術上可能又大幅落伍,到那時巨額投資的生產線很可能成為落后的產能。  另一方面,全球芯片產業整合大潮,對中國相當不利。從智能手機看,目前中國的華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均躋身全球前十,但除華為外,其他整機企業的芯片供應鏈高度依賴高通等國外公司。一旦供應鏈企業出現意外(例如并購、產品漲價),首先受到沖擊的就是中國廠商。當然中國可以通過并購審查提出一些保護國內產業不受損害的條件,但很難阻止并購行為本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芯片產業需要高強度投資,需要持之以恒,需要耐得住寂寞。三星在芯片領域后來居上,靠的就是堅忍不拔。今日三星憑借芯片賺翻了,但有誰注意到三星芯片業務過去多年曾長期虧損?三星芯片技術也是花錢買來的專利,當初5億美元購買Sandisk技術專利時,多數人認為三星買貴了,是傻瓜行為。但三星用事實證明其決策是正確的。  中國的芯片產業要實現后發超越,仍然需要一定的時間。5G時代即將到來,到2020年中國芯片產業要完全擺脫對國外的依賴還不現實。但在資金、政策支持下,在華為中興紫光等企業的共同努力下,自主創新與資本運作多措并舉,產學研用攜手,從量變到質變,再經過10到15年時間,中國完全有可能在全球芯片領域強勢崛起,徹底擺脫對外依賴,真正成為全球芯片產業強國。  東芝芯片業務出售引發的多方博弈  東芝因為收購美國西屋電氣失誤造成巨大壞賬損失,出現高達百億美元的虧損。為避免被東京證交所摘牌,必須盡快出售旗下最賺錢的閃存芯片業務,以換取急需的現金流改善盈利狀況。閃存芯片是智能手機等移動設備必不可少的重要組件,自2016年以來出現供貨緊張局面,價格不斷上漲。東芝是全球第二大閃存芯片廠商,市場占有率約為17%,僅次于韓國的三星電子。如果不是山窮水盡,東芝不會走到出售芯片這一步。很明顯這項業務是一塊“肥肉”,吸引了很多著名的大公司參與競購。其中包括富士康、西部數據、SK海力士、蘋果等。  基于技術不外流、產業安全等綜合考慮,盡管臺灣地區的富士康出價高達270億美元,但東芝還是決定將美國貝恩資本牽頭的財團(包括日本幾大銀行機構、SK海力士、蘋果、戴爾等公司)列為優先競購方。但是同樣對此感興趣的美國西部數據不依不饒,多方阻撓東芝交易,并且要求東芝將芯片業務賣給自己。雙方一度劍拔弩張、互相起訴。后經東芝提出優惠條件,雙方才緩和關系,西部數據最終同意東芝將芯片賣給貝恩資本財團。  目前該交易已基本就緒,正等待中國等監管機構的審查。從這件事可以看到,技術交易并非價高者得。富士康270億美元抵不上貝恩資本的180億美元,不是東芝不愛錢,而是日本政府不同意。這里有技術、產業安全等方面的綜合考慮。實際上,貝恩資本牽頭的財團中,日本機構出資超過50%,也就是說東芝芯片業務在出售之后,主導權仍然控制在日本手里。這是貝恩資本勝出的根本因素。這也反映了芯片業務不僅僅與企業有關,更與國家高技術產業、政治因素有關。在芯片產業領域,錢并不是萬能的。  博通與高通收購與反收購激戰  全球排名第五位的芯片巨頭博通收購排名第四位的高通,有些出人意料。此項交易金額高達1400多億美元,如果成功,將成為芯片行業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并購交易。對于博通以小搏大的要約收購,高通有些猝不及防。但還是以出價太低、嚴重低估高通價值以及監管不確定的理由否決了提議。緊接著博通提名了新的高通董事會成員,進一步向高通施壓;高通全盤否決了博通的提名。此后,博通再次提高收購報價至每股82美元,高通董事會仍然以低估高通價值為由再度拒絕。雙方你來我往,收購與反收購大戲精彩上演。目前,結局如何還很難預測。但是博通顯然有備而來,不會善罷甘休,必要時可能會聯合金融資本進行惡意收購;高通不同意收購的態度也很堅決,但如何擊退殺到門口的“野蠻人”還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這場并購最后不管成功與否,其對全球芯片產業乃至整個科技產業格局的影響都將是巨大的。如果成功,“兩通”聯合體將成為僅次于三星、英特爾的全球第三大芯片公司,在移動、汽車芯片、WiFi、物聯網領域將成為首屈一指的霸主。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,聯合體的地位和話語權還將進一步提升,對產業鏈的制衡作用將進一步強化。  如果不成功,這也是足以載入歷史的大事件,與近幾年芯片產業大整合的趨勢相一致,對整機產業的警示和震懾作用不可低估。  高通與最大客戶蘋果徹底鬧翻  高通與蘋果曾經有過良好的合作,蘋果大量采購高通芯片,高通返還部分專利授權費給蘋果。雙方的交惡源于2017年初,蘋果在部分產品中采用高通死敵英特爾的芯片,同時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發起的對高通壟斷調查案中,提交了不利于高通的證詞。高通遂以蘋果違約為由,拒絕返還10億美元的專利授權費給蘋果。蘋果一怒之下將高通告上了法庭,要求索賠。高通反訴蘋果專利侵權,要求在美國和中國禁售蘋果產品,雙方互不相讓,發誓要拼個魚死網破。  與蘋果鬧翻導致高通損失慘重。除每年失去約20億美元的利潤之外,蘋果供應商也不再繳納專利授權費。高通專利授權、芯片排他性采購是綁在一起的一種商業模式,這種商業模式在全世界廣受詬病,導致中國、韓國、臺灣地區監管機構相繼對高通開出天價的罰單。但高通專利授權商業模式沒有被否定,蘋果質疑的恰恰是高通商業模式,指責高通雙重收費。這觸碰了高通的底線,有可能顛覆高通長期以來生存發展的基礎,因此高通才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與蘋果一爭高下。  高通在3G/4G/5G領域積累了海量的移動技術專利,同時在基帶芯片領域占據超過70%的市場份額。高通很清楚,蘋果再強勢,也繞不過高通,也要用它的產品。因此高通才敢跟蘋果叫板。  蘋果目前是全球最高市值的科技公司,盡管自身也有芯片業務,但由于手機、電腦等產品出貨量太大,在芯片業務上仍然依賴于高通、三星等競爭對手。這也從一個側面表明了芯片對整機廠商的重要性。  全球芯片業整合風起云涌  東芝出售閃存、博通收購高通,其實是全球范圍內興起的芯片業整合大潮中的兩朵大浪花。近幾年來,為搶占未來科技制高點,全球芯片業整合風起云涌。根據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公布的報告顯示,2015年,全球芯片行業的并購交易額超過600億美元,2016年和2017年可能分別為1160億美元和930億美元。該協會表示,2016年似乎是并購狂潮的高峰期。這些兼并和收購主要是在成熟市場上增加規模和競爭力。  2016年公布的并購交易共60多宗,49宗在當年已并購結束。其中三宗交易占年度并購交易總額75%以上,包括安華高以370億美元并購博通(目前的博通為安華高并購之后沿用的原名);軟銀320億美元收購半導體知識產權提供商ARM公司;西部數據以190億美元收購Sandisk。  2017年全球半導體行業有12項交易將會完成,價值超過930億美元。2017年的最大并購交易預計為高通和恩智浦半導體之間的交易,價值470億美元,也是高通公司歷史上最大的并購交易;價值第二高的交易是亞德諾和凌力爾特之間148億美元的交易。僅這兩筆交易就占了2017年全球交易總量的66%。不過,如果博通和高通的交易達成,2017年的并購交易規模將遠遠超過該協會的預測。  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還預計,接下來十年,半導體產業很有可能從水平整合進入到上下游垂直整合階段。橫向變縱向,廠商綜合實力越來越強,產業集中度越來越高,寡頭壟斷的格局可能得到進一步強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5G時代芯片價值更加凸顯  與整合大潮相伴相生的,是最近兩年芯片價格的不斷上漲,最典型的是內存芯片、閃存芯片。以內存條為例,從2016年第二季度開始,連續上漲超過一年,價格幾乎提高了兩倍。內存和閃存芯片價格的上漲,推動了智能手機平均價格在2017年上升了30%,臺式機價格也在被動上漲。這無疑提高了整機廠商的成本,增大了產品銷售風險。在整機廠商叫苦不迭的同時,三星、海力士、西部數據、東芝等芯片廠商卻賺得盆滿缽滿。三星依靠閃存芯片漲價創造利潤新高,一舉超越英特爾躍居全球第一大芯片廠商。  芯片價格上漲,究竟是供需矛盾引發,還是廠商集體主觀推動?有沒有人為哄抬價格的因素?國家發改委相關官員近日已表態,將對芯片價格異常上漲進行調查。過去幾個月,不斷有整機廠商向國家發改委反映內存行業情況。發改委近期已經開始關注產業的相關動態,不排除未來對內存芯片廠商進行調查,以確定是否存在合謀漲價的壟斷行為的可能。  應該看到,即將到來的5G時代是萬物互聯的時代,人與人之間的連接創造了萬億級大市場,而物與物的連接,有廠商預測將達到1000億個,比人與人之間的連接規模大十幾倍。芯片作為移動設備的心臟,地位將更加突出,產業規模將成倍擴大。并購大潮的出現,就是巨頭間為了搶占未來制高點而采取的行動。而芯片漲價潮的出現,更凸顯了其作為產業鏈上游的主導權和話語權。  中國芯片產業進步巨大但差距仍存  全球范圍內掀起的整合并購大潮,必將對中國芯片產業發展產生深遠影響。  早在幾年前,我國通信網、互聯網、電子信息制造業總體規模已位居世界前列,但產業大而不強的矛盾很突出,最大的軟肋就是“缺芯少魂”。其中的“芯”指的就是芯片。連續多年,我國芯片的進口額超過石油,成為第一大宗進口商品,每年花費的總金額超過2000億美元,折合人民幣超過萬億元。據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的估算,2015年中國芯片市場規模占全球的三分之一,但95%以上的產品供給都來自外資企業。  芯片雖小但它是戰略性、基礎性和先導性產業,是發展數字經濟的重要支撐,在信息技術領域的核心地位十分突出,可以說是產業領域的“國之重器”。為加快振興我國芯片產業,2014年6月,國務院發布新的綱領性文件《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》,提出了在較短時間內實現我國芯片產業跨越式發展的戰略目標。緊接著由國開金融、中國煙草、中國移動等15家企業共同投資的“大基金”成立,主要為芯片產業鏈中的設計、封測和晶圓制造等關鍵環節項目提供資金支持。  “大基金”初期計劃規模1200億元,實際募集資金接近1400億元。同時,各級地方政府成立的集成電路發展基金總規模超過3000億元。近期有報道稱,“大基金”二期募集資金規模將超過2000億元。統計數據顯示,未來10年,預計我國在集成電路領域新增投資總規模將超過10000億元。  “大基金”成立之后,先后大手筆投資了一批國內芯片領域的龍頭企業,包括紫光、中芯國際、中興通訊、長電科技等。截至2017年年底,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已投資額超過700億元,其中約60%的資金投向半導體制造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在政策和資金雙重驅動下,我國芯片產業發展步伐明顯加快。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的統計,2016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銷售額達到4335.5億元,同比增長20.1%。其中,位居產業鏈高端的芯片設計業繼續保持高速增長,銷售額為1644.3億元,同比增長24.1%。  2017年中國在芯片產業領域的標志性成就包括華為海思發布了全球首款10納米技術的AI芯片;國產第三代北斗芯片實現亞米級的定位精度和芯片級安全加密;裝備了國產芯片的超級計算機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榮獲世界超算領域的三連冠;紫光和海思躋身全球前十大芯片設計企業行列,在全球芯片設計前50強中,中國企業占據了11席;華為也順利地在高端機型中使用大量海思麒麟芯片,不再受制于人。這些成就,彰顯了我國在芯片領域奮起直追的態勢。  如果說華為中興靠自主創新實現產業突破,那么以紫光為代表的企業成功靠的是資本運作。作為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“種子選手”,紫光集團2015年2月獲得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和國家開發銀行總計300億元投資,2016年3月再獲1500億元投融資支持,助力紫光這幾年充分運用資本桿杠,在資產并購上頻頻出擊,引發全球科技界高度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但是我們也注意到,“不差錢”的紫光,似乎總是“雷聲大雨點小”,到目前為止,除了對展訊和銳迪科的收購獲得成功之外(兩家都是中國公司),包括對美光、西部數據、臺灣力成等大陸之外芯片公司的入股、并購,幾乎無一例外遭遇監管部門的阻攔,最后歸于失敗。發達國家對中國資本在芯片領域的并購高度警惕,認為會威脅到他們的高科技產業安全,因此一律采取封殺政策。正如習總書記所指出的,真正的核心技術是花錢買不來的。  過去幾年中國在芯片領域的進步有目共睹,但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差距依然不容忽視。從技術上看,目前國內芯片主流制程技術是28納米,而國際最先進的技術是10納米乃至7納米,中國在技術上差距還是很大。例如,總投資高達約1600億元的“長江存儲”集團的主要產品為當前最熱門的3D閃存,預計到2020年形成月產能30萬片的生產規模,到2030年形成每月100萬片的產能。必須看到,芯片技術迭代發展迅速,等到我們的產能投資到位,技術上可能又大幅落伍,到那時巨額投資的生產線很可能成為落后的產能。  另一方面,全球芯片產業整合大潮,對中國相當不利。從智能手機看,目前中國的華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均躋身全球前十,但除華為外,其他整機企業的芯片供應鏈高度依賴高通等國外公司。一旦供應鏈企業出現意外(例如并購、產品漲價),首先受到沖擊的就是中國廠商。當然中國可以通過并購審查提出一些有利于國內產業發展的條件,但很難阻止并購行為本身。  芯片產業需要高強度投資,需要持之以恒,需要耐得住寂寞。三星在芯片領域后來居上,靠的就是堅忍不拔。今日三星憑借芯片賺翻了,但有誰注意到三星芯片業務過去多年曾長期虧損?三星芯片技術也是花錢買來的專利,當初5億美元購買Sandisk技術專利時,多數人認為三星買貴了,是傻瓜行為。但三星用事實證明其決策是正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  中國的芯片產業要實現后發超越,仍然需要一定的時間。5G時代即將到來,到2020年中國芯片產業要完全擺脫對國外的依賴還不現實。但在資金、政策支持下,在華為、中興、紫光等企業的共同努力下,自主創新與資本運作多措并舉,產學研用攜手,從量變到質變,再經過10到15年時間,中國完全有可能在全球芯片領域強勢崛起,徹底擺脫對外依賴,真正成為全球芯片產業強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13一14娇小XXXX_欧美videofree少妇极度_aaaaaaaaa片免费网站_精品国产一级毛片国语版